快捷搜索:  

大检察官接访后,信访人当场表示息诉罢访

原标题:大检察官接访后,信访人当场表示息诉罢访

“汪老您好!您申诉有20年了,不容易啊。今天我作为检察长来接访您,就是想当面听一听您申诉的理由和希望要解决的问题。”6月10日上午,安徽省检察院检务工作区内,信访人汪贤良一落座,接访他的二级大检察官、安徽省检察院检察长薛江武便亲切地说。

汪贤良今年79岁,原系村办集体企业合肥市北方电解铜厂厂长。因与合肥市某居委会租赁合同纠纷、劳动争议纠纷等民事案件,不服法院判决和检察机关不支持监督决定,反复向三级法院、三级检察院申诉上访,前后长达20年。在今年信访积案专项清理活动中,最高人民检察院将此案作为挂牌督办的重点信访积案。

“汪老您是1941年生的,身体看上去还不错。”

“有脑梗,都倒在地上了。”

“合肥人吗?”

“六安人。”

“当厂长前是做什么的啊?”

“是一家企业的职工。他们请我来当厂长的。”

接访从拉家常开始。一问一答之间,汪贤良老人简要陈述了申诉理由,希望能够考虑自己的实际困难给予司法救助。

“检察长是这里的第一大官,能见到薛检察长,我没啥说的了。”汪贤良老人对薛江武接访自己很激动,当即表示愿意就此息诉罢访。“我是党员,不能再这样‘搞下去了’(继续上访),否则对不起党,对不起国家。”

因为担心老人年事已高,对自己的诉求表达得不太清楚,薛江武特地请陪同老人来访的周茂军律师将老人的诉求阐述了一遍。最后周律师问老人:“您刚才说见到薛检以后,愿意息诉罢访,是不是这样?”“这个是绝对的!”汪贤良老人坚决地答道。

“周律师是不是完整地表达了您的意愿?”

“是的。”

接访中,薛江武就企业解散后老人的生活来源、现在的家庭状况、是否享受社保、有无申请过司法救助等情况进行了仔细询问。充分听取意见后,薛江武告诉汪贤良老人,各级检察院特别是省检察院,对他的申诉都很重视。今天接访前,认真审阅了他的申诉材料,与办案人员共同进行了讨论评估,依照现行法律规定,省检察院作出不支持其监督申请的决定是正确的。毕竟是20多年前的案件,社会背景、历史背景都发生了很大变化,法律上难以支持信访诉求,程序上也已经穷尽,依法应当信访终结,请老人能够理解。

对于老人多年持续的上访,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付出了很多,薛江武表示感同身受。她说,“对于老百姓的诉求,不管有理没理,这么多年都没得到化解,我们作为司法机关是有责任的啊!”

“您提出的司法救助申请,省检察院一定认真考虑和研究,尽快答复。”薛江武最后希望老人把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,该放下的就放下,把未来的日子过好,过一个安安稳稳、健健康康、开开心心的晚年。

薛江武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语,让周律师很是感慨,他主动请汪贤良老人最后表个态。“不要表态了,就看我的实际行动吧!”老人爽朗地说。

结束接访,薛江武将汪贤良老人一直送到检务工作区的大门外,并握手告别。送走老人,薛江武又叮嘱省检察院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,对老人的司法救助申请要抓紧研究,按照程序办理。

老人,检察院,信访,申诉,息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